不知道從哪天開始,亞都麗緻的 1930 成為我心中唯一的夢幻求婚餐廳。
不過這件事我並不常掛在嘴上,雖然求婚對我來說是必要的,
但卻沒有勾勒過他應該有的樣子,總覺得心意到了就足夠。

我的他是個木訥的人,因此交往過程中很少聽到什麼甜言蜜語。
有時強迫節日要交換卡片,我收到的總是「希望我們一起走下去」。
收多了,不免想問,到底是要走到哪裡去啊!!!(踢)

他也不是個細心的人,儘管如此,某些該有的貼心服務不會少。
比如他的服務標語是「帶妳去想去的地方,吃妳想吃的東西」。
只要一通電話,儘管我在天涯海角他都是很願意風雨無阻使命必達。

我們過得並不富裕,我也不是經濟上會依賴男生的人,
但是有幾次我想要買東西卻捨不得下手時,他倒是會大方的說那我買給妳吧。
在我難過失意時,我會看見他眼中那真誠的不捨跟感受到他厚實雙手的溫暖。

有時,兩個人交往是不需要言語的,光是一個眼神就可以讓我溫暖非常久。
也是因為這個眼神跟這雙手的溫度,於是我繞了一圈還是又回來這裡。

我們不是那種甜吱吱的情侶,向來各有各的安排,走的是平等的無話不談哥們知己路線。
在彼此面前,醜的、胖的、三八的、歐巴桑的一面從來沒在避諱。
一路走來,我眼中的他一直是我認識的那個樣子(除了多了20公斤之外,咳),
我想,我離一開始的模樣應該也沒有相差太遠(是也有多了幾公斤,泣)。

說要結婚,也是兩個人這半年來的共識。
於是我們有空開始討論的相關的細節及規劃,因為一切從簡所以非常順利迅速。
婚紗、戒指也是兩人一起決定購買。
但總覺得少了什麼,於是我常恐嚇他:「你一定要求婚喔,沒有你就走著瞧」
(整個是黑社會討債的口吻,偶而還會加個飛踢XD)

直到這天,感冒+工作多到暈頭轉向,
他問:「今天一起吃飯好嗎?」
我回答「幹嘛,我可能要加班,你該不會要求婚吧?」(嘴巴念一念,心裡倒是覺得不可能要求婚)
他:「求什麼求」
我:「算了啦,對你這死胖子沒期待,當我沒說」
他:「那我6:30來接你,你一定要出來。」
我:「好啦」(心想,看你玩什麼把戲)

到了六點半,我把手邊工作告一段落,出門原本以為會有人拿著一大束鮮花
(咦,不是說不期待?!),沒有~迎面而來是一如往常的死胖子。

我:「鮮花呢?」
他:「鮮花太貴買不起」
我:「喔,那然後呢」
他:「我們吃飯去啊」
我:「吃什麼」
他:「天氣這麼冷,吃小火鍋好了,我載你去」
我:「喔」

平常都是我出主意,突然換我不知目的地一路坐在後座,還蠻新鮮的。
騎著騎著到了行天宮。

我:「怎樣,是要拜拜嗎?」
他:「對啊,來拜拜保平安」
我:「切」
然後一轉身,我看見另一邊是我夢想中的餐廳-亞都麗緻,心中一喜。
但感冒沒胃口+完全沒心理準備大素顏+最近整個發胖太多實在不宜再吃了,
我:「我感冒,吃這麼好的太浪費了,我不想吃」
他:「走啦,走啦,我都訂位了」
我:「不要啦,我吃不下沒胃口啦,隨便吃就好了啦」

兩個人在行天宮前拉拉扯扯,跟賣香的婆婆跟香客推銷的樣子差不多,
但就這麼一拉一扯之間,突然他緊握我的手,然後大力拉我過了馬路,終於到了樓下。
他說:「都來了,就上去吧,我都訂位了」
我:「好吧」(心裡想,好吧,現在不吃搞不好之後也沒機會吃,噗)

待續。。。。

抱歉話太多,只好分兩篇打。
另,平常我很低調,不大喜歡公開談男女情愛的事,不過這些難得的事績,
還是記錄一下讓我自己回憶,不是故意要放閃光的XD。請大家多多見諒。。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