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舖是我在這裡的床, 雖然很簡單, 但令我驚訝的是一切出乎我想像的好。
有乾淨的廁所、一應俱全的廚房、浴室和親切的室友們。
我有三個室友,兩個日本女生,一個澳洲女生。
分別是相子、容子和 Elice。

相子從英國留學回來,講得一口流利卻帶著讓我聽不懂的日本腔英文,目前在待業中。
那天不小心問到他為什麼家住東京還要搬來這裡住,
他好像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原因,勉為其難的敷衍了兩句,不過沒關係,她說的英文,我也聽不懂。。。

容子則是大阪人,從藝術學校畢業,目前正在為了六月在南青山舉辦的攝影個展而奔走,她很親切,
在我來到這的第二天早上,她正好要出門便好心邀我同行,帶我到車站,而且在我表示自己是路痴後,
還自動帶我返回原路線重走一次,他還說自己曾到過台灣,對台灣的蚵仔麵線和魚翅印象深刻。
前天,他拿了本自己在台灣相片製成專門的攝影集,原來只要花個五千日圓,也能享受當作家的滋味。

Elice 則是個可愛窈窕的澳洲女生,很清瘦,留著一頭有形的短髮,並講著流利的日文,
這把我嚇了一大跳,不過之後證明我是大驚小怪了點,在這的外國人幾乎都講著標準而自然的日文,
尤其是一位叫作 John 的男生。不過可惜的是,Elice 即將在這星期天搬走,她和男友已經找到了新居。
他們都是英文老師,我看到他用的教材,她說她必須用表演、遊戲來和1.5 至 3 歲的小朋友溝通。

剛搬進來的前兩天,可能因為剛來到新環境,還有點不能適應,始終無法成眠,簡直就到神經衰落的程度。
尤其第二天晚上,在好不容易入睡之後,還來了個地震,把我從夢中嚇醒。
我似乎和地震特別有緣,上次九二一地震時,我剛好從日本回台灣。
而每次到日本,總會遇到幾次地震。朋友說,日本並不常有地震,但只有我來時例外。

不過,到這裡第三天,我總算慢慢漸入佳境,晚上也不再寂寞的想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mei 的頭像
petitemei

小美 ⊙ 日。日。美。好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