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一般人的眼中,姊姊應該具備怎樣的責任。
但一直以來不知哪來的使命感,
告訴我自己姊姊要成熟獨立、要當好榜樣、要照顧、保護弟妹,不要讓爸媽擔心。

小時候我曾經很討厭當姊姊,因為每次吵架,爸媽都會說姊姊要讓弟妹。
因為這句話,讓我每次心愛的東西被破壞,還得把一口氣硬是吞下,
不管爭執的錯來自何因,對弟妹生氣總會被爸媽斥責不懂事,
這些種種記憶中不大愉快的點滴讓年幼的我很不服氣。

很多次我自己存了好久的零用錢,買了很喜歡的東西,
但藏好的寶貝,總被弟妹偷偷拿走,等我發現時總是已殘破不堪。
曾經我默默覺得弟妹是上天要來磨練我的惡魔,總是一再破壞我的小小幸福。

其實並非吝於跟他們分享,是厭惡突然需要某東西卻遍尋不找的不安、急迫與失落感。
但小時類似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加上跟弟妹年紀的差距造成某程度的距離,
也因此我跟弟妹的關係曾經不是那麼親密與和諧。

我覺得自己不算個稱職的姊姊,不是那麼貼心溫柔。
但即使如此,有些責任我無法妥協。
沒辦法佔弟妹便宜,該出錢的時候絕對是我出兩份,努力生活認真賺錢,我沒辦法比弟妹軟弱。
該是我出手或出面的時候我從未遲疑過。小時候,鄰居的小孩欺負他們,我一定出面討回公道。
得到什麼特別的禮物,也想帶回家跟他們第一個分享。

長大了,妹妹要上高中,我查好公車路線親自帶他走一遍,然後自己搭車回家。
有年尾牙抽到 SOGO禮券,我也迫不及待跟他們分享。
偶而逛街時看到他們會喜歡的東西,也不會猶豫地買回家。
弟弟當兵前,雖然因為細故有點不愉快,但我偷偷準備好了當兵要用的生活用品打包好整齊放在桌上。
只要是可以幫上忙的地方,我從未遲疑過。

成長的路上少不了有爭執、甚至還打了起來(我跟壯漢弟弟弟,我真是好大的勇氣),
但一切都會過去,最後留下的還是放在心裡那份深深的情感。
即使我們家不是那種親暱到每天分享心事的甜蜜家庭,但我知道彼此都深愛的對方,只是沒說出來。

我的弟妹,都是單純樸實的孩子。
尤其是妹妹某些部分單純善良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沒心眼也對人沒戒心。
即使現在大家都是大人了,但我仍擔心他們會不會遇到壞人、被欺負、還是被騙、走偏了。
在我的心中,他們就像是長不大的孩子。
就算他們都比我高大很多,但真是在外受了委屈,要去拼命我一樣在所不惜。
(我光有柔弱外表,骨子裡真是個鐵錚錚的漢子)

最近家裡有些事情,又把我身為姊姊的使命感激發出來。

我有責任在事情還可控制的範圍內先處理好,避免演變至不可收拾的地步。
無意間知道一些事,讓我輾轉難眠好多天,覺得再沈默下去不行我還是跳出來阻擋了。
即使過程中,冒著被妹妹討厭的危險,只要能夠避免她被傷害,我都無怨無悔。
我沒有辦法在預知未來即將造成傷害的狀態下,眼睜睜放任事情繼續下去。

只希望這一切努力,能讓妹妹迷途知返好好保護自己,避免更多不幸的事情發生。
我知道妳會傷心,覺醒的過程是需要勇氣與痛苦的。
但一切一切努力都是怕親愛的妳受傷,希望你能明瞭大家的用心。
家人都很愛妳,加油,妳會走出來的!
我好想去呼壞人巴掌!!!叫他離妳遠一點給我消失在地球上!(怒)

放不開、拋不下、忍不了,也許就是我這很自以為是的姊姊的責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itemei 的頭像
petitemei

小美 ⊙ 日。日。美。好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