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說器が小さい」,講得不是容器大小,而是氣度。 


氣度狹小的人總很愛拘泥小節,講究枝微末節,甚至常被冠上龜毛與嚴苛的名號。


這類型的代表人物有「魚乾女又怎樣」的帥哥藤木部長
潔癖又龜毛的碎碎念,從部長嘴巴講出來就是那麼悅耳動聽又 man。

雖然偶爾有魚乾女的行徑,但有時候我也會部長上身。


身來就具有視力極佳的雙眼,平日沒事更是愛張大眼睛觀察身旁的人、事、物,
常常從中發掘許多樂趣,但是有些事情真的很難讓人輕易釋懷。


對我來說很多地方真的是從小事看起,列出幾項目前想得到的:


剪指甲:

這件事榮登榜首是因為我昨天搭公車正好碰到有人在車上剪指甲,
也是讓我想大書一筆的原因。
我真的不知道現在人怎麼這麼愛在外面剪指甲,
不管是公車、捷運、辦公室我都能聽到那個要人命的喀喀聲。
這種聲音當事者充耳不聞,但是對於其他人的耳朵可說是來自地獄的聲音。
我對噪音的容忍度極低,這種事情屬於自己該在家裡從事的清潔活動,
在公共場合堂而皇之,我無法接受。

如果看到有人在外面剪指甲,一定會讓我對此人的評價大減。 


化全妝:

雖說分秒必爭,但是小姐們也不用把捷運或公車當作自己家裡的化妝間,
拿了各式武器就在眾人面前表演起來。
就算技巧再怎樣驚人,
我認為化妝是女人自己獨自與自己對話的神聖儀式,不是拿來隨性演出貽笑大方的。
就算化完再美,我一樣無法打從心裡覺得這樣的行為稱得上是美麗。
而且這樣的舉動只會把自己時間管理不善的缺點暴露出來而已。


亂甩水:

說實在,我覺得台灣女生的衛生習慣一向不甚優,如廁後洗手很愛來個水滴自由落體運動。
如果技巧好完全滴落水槽中另當別論,
但是常常被人家突然的水滴潑濺得一腳或一身,那實在是壞了我的好心情。
這年頭流行節源減碳,提倡少用紙巾,可不能連手帕都省了。
手帕既方便又環保,一巾在手萬用無窮。


噴射機:

講到廁所我不由得嘆息,台灣的公廁實在都很不被愛惜使用。

就算是打扮入時又光鮮亮麗的美女,也常把廁所搞得烏煙瘴氣。
衛生紙亂丟,把穢物大辣辣的朝上,不只是熱血奔騰的小紅,
還有到處流動的小黃跟一柱擎天的小咖,都戰死在馬桶缸外,真是好一堆烈士。

不愛惜公物的人,只知道獨善其身,卻凡走下必留下痕跡。
更是暴露出自己膚淺與無知。請大家愛惜清潔,大家使用都方便。


大聲公:

氣度小的人無法容忍聲音大的人。

手機是拿來聯絡事情用的,偏偏大聲公男女不拘又常常又具備長舌的多功能,
每件事都能化簡為繁,東家長西家短,天下事唯恐不欲人知,
聲音之大彷彿是人體擴音機,內容之繁複到讓人不出門也能知天下
還有手機鈴聲超大聲又響超久的人,如果重聽請配上助聽器,
全世界都知道你被索命連環
CALL,就只有當事人一臉無辜,真是太傻太天真。

丟垃圾:
是的,現在都已經 2008 年了,還常看到有人亂丟垃圾。
要不是我是弱小女子,我真的想拾起對方剛落地的垃圾,塞進那個人嘴巴裡。
教訓他維持環境整潔人人有責。
有的人開車就直接搖下車窗丟出大大小小的垃圾,
都讓我氣到想直接開槍掃射,亂丟煙蒂者也是,直接抽完煙火也不熄就隨地亂丟,
逼人家抽二手煙已經夠可惡了,還破壞市容造成公共危險,簡直是找死。

愛插隊:

這件事情我也是一直很難理解,捷運劃上兩道排隊路線,也不知道有幾年了。
有些人只要捷運一來,彷彿是自以為自己是外賓駕臨,把前面排隊的人都當成是列隊歡迎,
也不管下車人潮能絡繹不絕,就一個人大搖大擺的走進車廂。
看到這種我真的想推他的頭,叫他好好回去念念公民課本。


老實說還有許多不勝枚舉,

在捷運上大辣辣的翹著二郎腿抖動,
也不管車廂多麼擁擠、看到公車來就到處大力推開前面的人,
背著大包包或手上大包小包看到人就毫不閃躲直接撞上去、
大大方方挖鼻孔把大家當成結褵 30 年的老夫老妻、在外大力火辣激情演出。。。。。。
 


雖然我愛台北這個可愛的城市,但總覺得大家都太習慣了自我,
也很多人都喜歡在外面做家裡才適合做的事,卻忽略了自己是不是造成他人的不便。


捷運上施行的愛心貼紙,實在是沒什麼意義可言,真的利用的人目前還沒看過。

愛是盡在不言中的,如果硬要主動要求、甚至變成物體化總覺得太奇怪了。


偶而有人一個善意的舉動,一個微笑

偶而前面開門的人能夠好心的幫我扶一下門,

在錯身而過時,彼此都能溫和而客氣的行進。。。。


這些不經意的小動作,就足夠讓我覺得非常開心了。

也相信足夠讓非常多人非常開心。。。。。。

貼不貼心、開不開心,其實只在轉瞬之間、一念之間。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