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晚上的課,老師總會問許多發人深省的問題~
其中講到就業市場與高齡化問題,
由於科技醫藥的發達,生活水準提高,
人類平均壽命也得以延長,
預計 2050 年男性的壽命可高達約 85,女性可高達約 90 歲
也就是說退休的年齡也有逐漸往後移的趨勢,預計往後延 10 年
若是以現行規定 55 可退休,人生還將有數十年的光陰~

老師說,要是沒工作大概一年他就會枯萎而死。
並隨口問:
如果可以自行選擇,願意幾歲退休~
(自分が決められたら、いつ退職したいですか?)
我:現在(今です)。
結果我後面的同學說 60 歲。
相形之下,馬上顯得我是個好吃懶做的人@@

老師又問:
如果結婚的話,想繼續工作嗎?
(
結婚したら、仕事続けたいですか?)
我:不想。(やめたいです。)

結果後面的同學也幾乎是想工作~結論可見我真的是個很懶散的人~
想當初剛畢業時,我明明充滿幹勁活力十足,
怎麼現在的答案像是個歷盡滄商的歐巴桑。

回想自己的就業路途,
第一家公司是網路公司,當時我還滿懷的幹勁幻想著自己可以當個科技新貴,
結果馬上遇到網路泡沫化,科技新貴半年就夢碎。

第二家公司是當 MAC 系統翻譯(localization),工作忙到翻,
加班到十點是常有的事,假日也常要報到。
還要面對機車的香港客戶,兩年熬下來,其實精神壓力很大,
有時真的忙到翻壓力大到跑到廁所偷哭,還會遇到剛偷哭完的同事走出來。

最後因為想放鬆一下,毅然辭掉工作,去日本住了幾個月,過了一年很悠哉的米蟲生活。
也就是所謂的 NEETnot in education,employment or training),
很訝異的事,對於生活有崇高理想的我,對米蟲生活其實還蠻能適應的耶~
每天睡到自然醒,想出國就出國,
想逛街就一人到路上閒晃,天下之大唯我獨尊的感受。
剛好中間有一個日本建築師需要在台灣的助手,所以偶而幫他跑跑政府單位,
看一下公共藝術的標案等等。一點也不怕無聊沒事作失去重心,
有空就上上網、練練繪圖軟體、翻閱一下已經買很久的書籍或是聽個音樂。

很感謝我的家人,容忍我的任性,沒有因為我是米蟲而排擠我,或給我臉色看,
只是沒收入自然自己要安分點,能在家當宅女就盡量不出門,
逛街也盡量忍住不買,聚餐次數也減到最低。

後來的公司是現在的 SI 公司,一開始進公司發現這家公司步調非常悠閒、可準時下班、
老闆又是很溫文有禮的超級大帥哥而沾沾自喜,以為找到了可以讓我安身立命的棲身之處。
不過好景不長,老闆舉家移名美國,我就過著輾轉調部門的生活,
中間經歷了機車老闆每星期有一天天中午要餓著肚子看著啃雞腿啃得滿臉油的油樣,
聽他單獨訓話人生的大道理兩小時,現在的老闆則是等待退休的深藍激進份子一名,
每天都激情地演說他的政治高見,上次我只是跟他說我沒政治傾向,
就被他指著鼻子說我不關心國家社會,社會動亂全因我而起@@
這些都屬可忍耐範圍,但最近公司上層大搬風來了很多高等腦殘生物,
加上公司營運不佳人人都岌岌可危,說實在我也不知道可以持續多久~
偏偏晚上又在念研究所的我,實在是很難物色到好工作。
也罷,出社會幾年,雄心壯志早就消磨於無形,
要是沒工作就繼續安心當個學生好了,心裡早就如此暗自打算~

我始終覺得自己是很不社會化的人類,不愛用手機,不喜歡跟人家 SOCIAL,
看到陌生人還是只能沈默,出社會這幾年還是死樣不改,吃虧的很。

最近看關於 Design 的書,發掘到一個概念,設計不只是只有表面的設計,
也是種概念與思考力,人可以嘗試著設計自己的人生。
妳幾年後想要過怎樣的生活?妳要怎樣朝目標邁進?
(雖然我現在只想當個很懶散的家庭主婦~哈)

多想想這些,好像人生又多了些可能。
在『頂尖設計師的自我經營學』一書中提到『學會保持樂觀』是成功的一大因素。
『樂觀可以讓人忽略到負面的東西,是種讓人可以持續走下去的能力。』
我覺得這句話很有趣也受用,也很值得時時拿來提醒自己。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