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304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四月是櫻花盛開的季節。
整個日本都充滿了賞花的氣氛。
氣象預告也會附上櫻花的開花狀況、
鐵道旁標示了櫻花名所,指引想賞花的人們,
而便利店也販售各種櫻花相關的產物。。。
整個日本都陶醉在這片白茫茫的花海中。

我喜歡漫步在櫻花樹下,
尤其是當一陣風吹過時,
隨風飛舞的櫻花瓣讓我深刻體驗到『落英繽紛』的美景,
櫻花瓣雨讓人覺得生存著的幸福,
尤其是在大地經過冬天的沈寂之後所展現出的動人色彩,
萬物欣欣向榮的生命力讓人不禁感動。

日本人愛賞櫻,晚上也不例外。
政府好心的替所有櫻花樹打了燈光,並鋪設了藍色的帆布,
讓白天無閒抽空的民眾,也能在晚上時吆喝三五好友,
一起並膝在櫻花樹下賞飲酒作樂。
櫻花的幸福,甚至讓人忘了恐懼,
我每天經過的靈園(也就是墓地),也從早到晚充滿了慕花而來的人潮,
那天還看到一群人悠閒的樹下烤肉賞花,讓身為怕鬼民族的我不禁臉上多了三條線。。。
日本人果然是連墓仔埔也敢去。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舖是我在這裡的床, 雖然很簡單, 但令我驚訝的是一切出乎我想像的好。
有乾淨的廁所、一應俱全的廚房、浴室和親切的室友們。
我有三個室友,兩個日本女生,一個澳洲女生。
分別是相子、容子和 Elice。

相子從英國留學回來,講得一口流利卻帶著讓我聽不懂的日本腔英文,目前在待業中。
那天不小心問到他為什麼家住東京還要搬來這裡住,
他好像不想讓其他人知道原因,勉為其難的敷衍了兩句,不過沒關係,她說的英文,我也聽不懂。。。

容子則是大阪人,從藝術學校畢業,目前正在為了六月在南青山舉辦的攝影個展而奔走,她很親切,
在我來到這的第二天早上,她正好要出門便好心邀我同行,帶我到車站,而且在我表示自己是路痴後,
還自動帶我返回原路線重走一次,他還說自己曾到過台灣,對台灣的蚵仔麵線和魚翅印象深刻。
前天,他拿了本自己在台灣相片製成專門的攝影集,原來只要花個五千日圓,也能享受當作家的滋味。

Elice 則是個可愛窈窕的澳洲女生,很清瘦,留著一頭有形的短髮,並講著流利的日文,
這把我嚇了一大跳,不過之後證明我是大驚小怪了點,在這的外國人幾乎都講著標準而自然的日文,
尤其是一位叫作 John 的男生。不過可惜的是,Elice 即將在這星期天搬走,她和男友已經找到了新居。
他們都是英文老師,我看到他用的教材,她說她必須用表演、遊戲來和1.5 至 3 歲的小朋友溝通。

剛搬進來的前兩天,可能因為剛來到新環境,還有點不能適應,始終無法成眠,簡直就到神經衰落的程度。
尤其第二天晚上,在好不容易入睡之後,還來了個地震,把我從夢中嚇醒。
我似乎和地震特別有緣,上次九二一地震時,我剛好從日本回台灣。
而每次到日本,總會遇到幾次地震。朋友說,日本並不常有地震,但只有我來時例外。

不過,到這裡第三天,我總算慢慢漸入佳境,晚上也不再寂寞的想哭了。。。。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