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

夏日炎炎,身上斗大的汗珠就要把我淹沒。
我願浸泡在水中、漂浮在空中,只盼減輕我灼熱皮膚的疼痛。
如果不行,至少許我一個風扇吧,數著扇頁轉動的頻率,
讓我隨著揚起的風兒起舞,或許我的心情會好一點。

公車

我喜歡坐公車,
在人少的時候,隨意挑選中意的位子,
坐下來就開始觀看窗內窗外的人生百態,
亦可在有限的空間中,完成一次又一次美麗的隨想。

我討厭坐公車,
在擠的水洩不通的夏天,
我被安排在人群的中心,卻一點也不覺得榮耀,
因為歐巴桑的腿,正借放在我的腳上,
我的鞋髒了、肩也重了,因為也有人將手大剌剌掛在我的身上。
還有偶降的甘霖,試圖灌溉我即將戰死的身軀。
我得到大家的青睞,卻無法得到任何滿足。
他們趁我不留神時,把我催眠成一個寄物櫃,
在我完全沒有抵抗能力的時候,我無力掙脫。
同時我也變成了鐘,伴著煞車聲總有人向我撞擊,隆隆作響。
我感覺雙腿漸漸腫脹,快要爆炸似的力量,
讓我的眼睛和手臂也因這場疲憊的戰爭而漸漸疲乏,我放棄抵抗。
只能閉上眼睛等待,等待那矗立多時的白馬王子站牌出現,
我就能鼓足力氣、甩開人群,
以一種勝利的姿態邁向前方,步下階梯,
和我的白馬王子站牌一起冷眼望著車上的熱鬧情景。
然後放聲一笑。結束這場荒謬的肉搏戰。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