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牙痛與哀愁

像是被鏽針穿過去的酸痛來回在我的左頰徘徊著。
早已立志不再看牙醫了,在我裝上第六顆假牙開始。
憶起國中每天晚自習後,仍得背著沈重書包到牙科報到、等候、煎熬的場景。
那是個還沒有健保的年代,看完牙仍得附上三、四百不等的診療費。

小時候的一口爛牙,讓看牙醫成為我成長中的一部份。
我是討厭看牙醫的,就連僅僅兩顆門牙都得耗上大半年的光景。
最後牙齒終於開始剝落、缺角,大人們才把我駕到牙醫處完成門牙換新工程。
於是心裡暗自發誓要好好保護我的牙齒,從此與牙醫拒絕往來。

勤於刷牙、漱口讓我從國中畢業到大學畢業都信守諾言,
除了定期的洗牙外決不踏入牙醫一步。

但我失算了。
在我歷經美好旅程後的第十二天。
一顆智齒自以為是地出現。
毫不客氣地劃開牙齦,以侵略者的姿態佔領我左齒列最後一個位置。
大搖大擺、歪歪斜斜、囂張地霸著我的臼齒與口腔內部。
不論是醒著、睡著、工作著、發呆著,二十四小時中都可感覺到它的存在。
只好宣布投降,心不甘情不願地打電話向牙醫掛號。
並約定於5/17日晚間展除這個妖孽。
許多事都未能盡如人意,就像智齒貿然地闖入我的世界。

缺水的早晨,北部的人們煩躁不安。
我卻因為一顆智齒而鎮日坐立難安。

持續哀愁,在我的智齒離開我之前。

petite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